凯发k8

一份26岁女生的演讲语录

时间: 2018-02-09    阅读: 949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中极少主

滚蛋吧,肿瘤君

大家好,我是一名女生!大家一眼就能看到。我们女生每个月的那几天,最讨厌听到的四个字是什么?(多喝热水。观众符合)多喝热水,对!举个例子就像我,一个月25天雷厉风行,赤裸裸的女汉子一条,可是一到剩下的那5天,我这个就泪洒满地,然后痛得满地打滚,恨不得变成一个,坐在马桶上的林黛玉。你说多喝热水,有什么用啊秋实哥(现场嘉宾)?【说完,观众一阵轻欢笑声】就在上周我刚录完节目,我居然因为这件事,拨打了我人生的第一次120,突然一阵熟悉的感觉,从我下腹传来,我想完了又来了。可是这一次,好像跟以往每次都不同,我三分钟之后,就觉得眼前一黑,我立刻拨打了120电话。我特别害怕,因为我痛得站不起来。我一边匍匐地向前,因为我害怕,我打不开那个门,他们进不来,就像一个身负重任的,战士一样。等到他们来了之后,把我送到医院,我已经晕倒了。等我再醒来的时候,床边围了特别多的人。完了之后,他们问我说怎么了,我说痛经特别不好意思。男医生听了之后,笑一笑然后走了。女护士听了之后,点点头,拼命的表示理解。然后我就挂了止痛水。挂了三小时之后,我就想,灰溜溜地逃跑。那天急诊的病人,病情都特别严重。就我一个,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就在我这样子,准备逃跑的时候,有个护士跟说,站住,先去做一个b超。我想我都到医院了,我怎么着也得消费吧。我说行,那我就去【观众一阵轻欢笑】。我心里还想着,第二天要去上海出差。躺在床上,突然护士跟我说,你别动。她说,你这长了个包块。我非常不可思议,我都没反应过来。她说你的左侧卵巢,长了一个9.6厘米乘以6.6厘米的,囊实性包块。也就是说,此刻,这个跟拳头一样的小球,现在它就在我这个地方,跟我一样安静地,站在这个舞台上。我拿着化验单,然后去问医生,我说这什么意思,我看不懂。他说你刚送过来的,是不是。我说是。他说你这包块特别大,他可能病变,你赶紧去做手术,去确定,它是良性的,还是恶性的。我脑子轰地一下就炸了。我说恶性是什么意思。他说卵巢癌,先做检查吧别想了。

这个周一的凌晨三点,我拿着我的单子,坐在空无一人的医院走廊里(上),然后瘫倒在椅子上,脑子里只有一个字————癌。如果让我把时间再往回倒一点。

一个星期前,我也在这录节目,我在试穿旗袍,第二轮讲的工匠精神。当时我跟编导开玩笑,我说,你看我都胖了。他们说哪有,你就是小肚子起来了。但是,我从来没有意识到,腹胀,它可能是,卵巢癌的症状之一。

一个月前,我还是,因为生理期疼痛,在床上痛得直打滚。我没有想到,可能那个时候,这么大的石块,它可能是那会,是一个兵兵球大小。

再往前10个月前,我做过一次体检,那个时候显示我子宫回声不均。需要吃一些中药去调理。我喝了一个月的中药,但是我没有去复检。而这一整年,我几乎没有在当天睡着过,熬夜一点两点,甚至到三点,都成了我的家常便饭。我好像永远放不下我的手机,关不掉我的电脑,丢不了我的工作。让我再想一想。

2015年的1月16日,34岁的歌手姚贝娜,因为身患乳腺癌,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;1月28日,27岁的女警,杨先文,因为肠癌晚期,昏迷之后,就再也没有醒过来;2015年的3月,刚刚从中山大学毕业4个月,加入百度的程序师————林涛海,因为连续工作48个小时,猝(cu)死在睡梦中;而刚刚过去的,2016年6月,天涯的副主编 金波,猝死在地铁。

而直到这个周一之前,26岁的我,都从来没有想过,我和癌这个字,会有一丝一毫的关系。

那天凌晨我挂完水出来,因为大过止痛针,我什么事都没有。我就得这一切,好像世界跟我开了一个玩笑,我做了一个梦。但是我脑子里,有两个小人在打架:一个小人跟我说,没事,你年轻,说不定还误诊,就算真的有什么事,我们去做检查,是良性的,没关系;另外一个小人,就待在角落里,他说周西你完了。我在那个时候,特别给我妈打电话,我拨出去的刹(cha)那,我就点了取消。凌晨三点,我不想让她担心,但是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。我一个晚上没有合眼,我甚至,第二天照常去伤害开了个会,然后晚上回到了苏州家里。我妈突然看到我,她已经不惊讶了,因为这一年,我都在飞来飞去,她习以为常,她说,们家大明星回来了。我说妈妈我跟你说个事,她说有屁快放,我说妈,你觉得我肚子大吗?我妈一脸欣喜,她说你刚刚被我催婚,你就有了,孩子的爸是谁,我说妈妈我长了个肿块,我妈那笑,当时就僵住了。然后脸刷地一下下来,我头一次看到,一个人眼睛里的光,瞬间可以熄灭,她就不停地,搓(cuo)着手,她说没事没事,她说妈妈的朋友,也长过这些东西,他们去做了手术,都没事,咱(zan)们就是大了一点,没事没事,然后她说你饿了吗?你这么晚回来,要不妈妈去给你做点饭,转身进了厨房,我就看到她的肩膀,不停地在颤抖。

第二天,我去拿我的血检报告,一个标注了癌症的指标。那个指标它正常人的值,是35单位每毫升,我是207.8。6倍。我妈看了之后,说,我去上个厕所,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,她都没有回来,等她再回来的时候,眼睛就肿得跟什么似的,然后说,哎呀,妈刚刚洗了个脸,水到眼睛里了。然后那天晚上,她跟我一起,她问我,她说。她看我在被子里写稿子,她说要妈妈陪陪你吗?你是在写自己吗?她说你写自己就对了。她说你就要告诉,那些听你演讲的,那些观众们,什么都跟你反着来,我说妈妈,他们还说我好看呢,这也跟我反着来吗?我妈就摸着我的手,她说你就知道臭(chou)美。然后她说,我女儿这么好看,怎么会得癌症呢。然后她慢慢地,就埋下去睡着了。因为前一天,我知道她一定没有合眼。我看着她熟睡的样子,我的脑子里,就跟电影小片一样地,不停在过,我有很爱的工作,有非常爱我的朋友,有非常爱我的父母。他们什么都好,就有一点不好他们太爱哭了,不像我特别,铁石心肠,每次都是我安慰他们。我说我这么可爱,怎么可能会得癌呢。我有特别喜欢的人,他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,他帅气幽默内敛,他是所有一切美好的代名词。我一直想,我要努力,让他看到,有这么一个女孩喜欢你,她还挺优秀的呢。但是我很庆幸,他没有选择我,否则我可能,不能陪他很久。我希望我和卵巢癌,没有任何关系,因为每一个关心我的人,他们就可以松口气,我也可以把我的路走得再更远一点。我希望我如果真的得了病,不要是中晚期,不要摘我的卵巢,因为我还保有对一个生命孕育的,最初的那份期待,我希望每一个人,认识我的,不认识我的,喜欢我的,甚至是讨厌我的,这一辈子,永远永远永远,不要和癌有任何一个字沾边。我希望每一个在努力拼搏,奋斗的人,在他们满满的行程表里面,留出那么一点点的空隙,为自己的健康考虑。我希望每一个,跟我一起爱运动的人,你不要以为,你练出了马甲线,你就可以。就可以没有关系了。一年一次的体检,它已经是我们对自己生命,最低的保障和门槛了。我希望那些一辈子,给自己设下无数目标的人,我们该上什么样的高中,该上什么样的大学,进什么样的企业,我希望他们问问自己,如果未来和意外,有一天是意外先来,你有没有想过,你最想要的是什么。你有没有想过,你能承担得起这份责任吗。我更希望那些像我一样,畏首畏尾,一辈子可能,都不会对自己喜欢的人,说一句我喜欢你的人,今天给他发个微信吧。我也希望,那些北漂、沪漂、深漂,那些在外,为了自己的梦想,不断追寻的人,想一想,如果一旦你出了一丁点的伤害,你离家五百里,一千里的父母,是最脆弱的人。这世间没有如果,只有后果和结果。我做好了心里准备,不害怕任何结果,我也觉得我不惧怕,去承担每一样后果,这也是为什么,我觉得在我现在身体,还允许的情况下,站在这里的原因,因为我没看开,我不想就此偷偷懒懒地,过剩下的一生,我也没有释(shi)怀,因为我不能放弃对这世界的每一份喜欢与期待,我希望那些和我一样,一路都在迷茫怀疑自己,甚至质疑自己整个人生的人,你们不要怕,因为我周西带着一个球,在这陪着你们呢。我不怕,滚蛋吧,肿瘤君!因为我是周西,永远笑嘻嘻!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