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资讯_新闻资讯_学校资讯

网站首页 学院 正文

高考状元李子英: 一场意外落下重度抑郁, 后放弃名利归隐山林

2022-05-05 学院 30 ℃ 0 评论
日志一生名校网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陶渊明的这句诗,总会让人不禁向往恬静的田园生活,也正因此,当今社会鲜有人能够真正做到。不过有一个人就身体力行了这种归隐生活,他就是1988年的常德高考文科状元——李子英。

他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出道就是别人的巅峰

李子英具备了不少父母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的特质,他从小不光学习出色,而且也喜好琴棋书画、骑马射箭,可以说是能文能武了。在本身天赋和不懈努力之下,他最终顺利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,对于那个年代来说,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绚丽夺目的未来在向他招手。

他毕业后就被分配进了深圳市政府办公厅,接着先后就职于深圳市委宣传部和规划国土委等部门,在34岁的时候还成为了深圳住房与房地产杂志社的社长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把他的这段经历放在网文中,妥妥的就是男主角,出道甚至比一些人的巅峰还要高

不过可惜的是,命运对他的眷顾好像突然被收回了。在2012年的时候,骑术精湛的他一不小心从马上跌落下来,不光左手手腕骨折,而且更麻烦的是他是头部着地的。虽然手腕的骨折逐渐恢复了,但是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却转变了180°,他慢慢患上了重度抑郁症。

一路顺风顺水的青年才俊,本应自信开朗,可他却终日郁郁寡言,甚至连来探病的朋友都不准备见。除此之外他还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,据他所说,有时候基本上眯一下眼就醒了。

他的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也开始到处为他求医问药,其中的辛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。可惜现实终究是残酷的,尽管家人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,可李子英的情况始终没有得到良好的改善。依旧是那幅看起来木木讷讷、眼神空洞的状态,好像他已经丢了魂似的。不过很快,三年后,他终于找到了他的魂。

他找到了魂,也开始了归隐之路

2015年的某一天,长期严重失眠的李子英竟然一下子睡到了天亮,而且整个人的状态好像又回来了,他兴奋地跟家人和朋友报喜,告诉他们自己的病已经好了,家人们也知道他找到了自己的魂,可还没来得及问他原因,就听他又说出了一个让家人吃惊的决定:“他要归隐于老家高峰村。”

可想而知,他的妻子与家人自然是一时接受不了的,他的妻子甚至说他真的疯了。不过也能理解,毕竟从前的李子英可一直都是家中的希望和骄傲,回老家归隐起来简直是“大材小用”。

尽管父母和妻子坚决反对这个决定,但是他已经铁了心地要归隐于老家山中,他严肃认真地告诉家人们:他从小成长于高峰村,旁边的插合山上也有他小时候砍柴采茶的痕迹,他在老家有着不少快乐的回忆,心里有块地方也一直烙印着老家,无论他身处何方,他始终眷念高峰村和插合山,他的魂就在那里,他终于找到了他的魂!

冒着家人的不理解与眼泪,他毅然回到了高峰村,这里是一处较为落后的小山村,可是他也哺育出了李子英,因此李子英准备反哺家乡,为家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不过首先他要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。

要说对于插合山的了解,土生土长的李子英不亚于任何人,他选了一处还不错的地方,在这里找乡亲买了一栋木屋,把木材拆下后再上山搭建自己的小“陋室”。

虽然条件艰苦,但是李子英乐此不疲,他还开垦了四处自己的菜园子,规模虽小但种类不少,而且他也有自己的“种植计划”:春天种瓜果和辣椒,比如黄瓜、南瓜、丝瓜、苦瓜;到了秋天瓜熟了就种些葱姜蒜等调味料,以及用于过冬的白菜和萝卜,到了年底和年前的时候,他也会从乡亲们那买些腊肉之类的。

所以他归隐后的生活,每天都过得忙碌且幸福。晚上九点睡早上五点起,打会儿太极拳再耍耍枪棒,把一天的状态调整好,然后就去离他百米外的桃花井打水用于当天的使用。吃过早饭就开始在菜园子里面面朝黄土背朝天,浇水除草施肥、砍柴种树砌墙。“动”了一上午了,到了下午就是“静”的时间了。

他一般会看看书、打打坐,看浮云在山峦中穿梭流转,看万里无云的骄阳碧空;万一下刮风下雨了也没关系,他就在屋里就着雨声和泥土的气息写毛笔字,仿佛外界的纷乱嘈杂对于他不过是生活中的调味品,他在享受着这一切。

但他也没有沉醉于自己这小小天地,他有时也会跨出插合山去“尘世间”走一走,比如到了夏天孩子放暑假他基本上都会回深圳陪妻儿,隔几个月也会下山买些东西、办点事儿。不光他往外走,他的妻儿也在2017年的时候来插合山里看过他。

尽管妻子依旧不太理解他的做法,觉得他不可能长期坚持下去,但是女儿还是给他加了不少油,虽然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这么做,但是她相信爸爸是对的。

他发扬善卷文化,立志要做善卷先生的守陵人

其实促使李子英坚持归隐的不光是家乡的一草一木,也有家乡的一位祖先——善卷先生。他与尧舜禹齐名,传说是尧舜的老师

他有句话被李子英奉为人生信条:“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”,这种洒脱豁达正是目前李子英真正的魂,于是李子英平常有空就会认真研读善卷的书籍,学习善卷文化,不光学习,他还试着去延续和发扬善卷文化,他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善卷是善的祖先、德的祖先,自己得守住善卷文化的高地,让后人有具象祭奠的地方。”

于是李子英不光说了,还身体力行地去做了,首先他在自己的木屋门口修建了一处善卷的纪念冢,以便随时都能瞻仰善卷先生。接着他看着年久失修、已经破败的插合殿,心痛不已,准备好好重修一番,尽量让插合殿恢复到往日的风貌。

他甚至为此请到了一位清华大学的博士做出了设计图并悬挂于殿中,似乎这就是他下半生的目标。他认真郑重地说:“待到插合殿重修之后,我便安心做善卷先生的守灵人,直到终老。”

现在,找到了魂的李子英每天依然在忙于菜园与发扬善卷文化,虽然能看出他黝黑面庞上的汗如雨下,但是从他眼中看到得确实一个当代的陶渊明、刘禹锡,甚至能看到善卷先生的风骨。他的幸福,可能有些人不太理解,不过哪怕只有他自己明白,对他来说也足够了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rz133.com/xueyuan/12351.html

Tags:山林名利抑郁

热门推荐